亳州、涪陵、歙县,经常读错的地名大全

时间:2019-09-06 12:28:40 作者:wanggangsl
       有上些地方名称很容易读错,例如“涪陵“很容易读成pei.下面本站收集了很多容易读错的地方名称,希望大家好好学习一下,别弄出了笑话。

       要在所有地名里,挑出一个最容易读错的地名,亳(bó)州一定上榜。亳与毫只有一横之差,这个曹操故里很容易被人读错。亳州地处安徽,在很长一段时间里,它被称为「谯城」、「谯郡」等,「谯」来源于这里的另一个古国名「焦国」。这座城市最辉煌的时候是在曹魏时期,黄初二年(公元221年)曾被封为“陪都”,现在的亳州一名最初来自北齐时期,「亳」其实也是这里的古国名。

       在地大物博的中国起地名没有那么容易,每个地名都有自己的“脾气”。打开中国地图,估计很多地名会让人语塞,单单多音字就足够让人挠头,有些字看着熟悉,可一读就错。

亳州、涪陵、歙县……一读就错?

 

六(lù)安,不是liù安。在六安,你问当地人是不是到了liù安,当地人也会迷茫这是个什么样的地方。

铅(yán)山,怎么看都是qiān,播音员都曾读错,但其实不是qiān山。铅山县因历史上产铅而得名。而铅这个字在铅山方言读yán,因此铅山读音属于地方历史原因。

安徽歙(shè)县,不是xī县。河北蔚(yú)县,不是wèi县。香港大埔(bù),不是大pǔ。浙江台(tāi)州,读一声而非二声。丽(lí)水,读第二声。

 

亳州、涪陵、歙县……一读就错?

 

诸如此类的易错地名还有很多很多……

亳州、涪陵、歙县……一读就错?

 

      有些地名里出现的字,在不同的省份读音也不同。上海莘庄的莘,读音为xīn,不读shēn。而山东莘县的莘,读为shēn,不读xīn。河南荥阳的荥,读为xíng,不读yíng。而四川荥经的荥,读音为yíng,不读xíng。

      还有些和常见字长得很像的地名,涪(fú)陵不读péi,渑(miǎn)池不读shéng,黄陂(pí)不读pō,涡(guō)阳不是wā阳……

       有的地名可以算是生僻字考试了,山东的鄄(juàn)城、四川邛(qióng)崃(lái)、山西隰(xí)县、江苏的盱眙(xū yí)、邗(hán)江、河北的井陉(xíng),蠡(lǐ)县等。

 

亳州、涪陵、歙县……一读就错?

 

      其实,这些不常见的读音和生僻字出现在地名里,大多与当地方言有关。尤其南方的方言有大量的古音遗留,而现代普通话中没有保留这样的发音,所以有些字用在其它语词时掺杂了古今的音变,用在地名上则保留古读。

      比如,广东省的番禺县,番读作“潘”,这其实是古音的遗留。而现在的广州话里,“番薯、番瓜【南瓜】”等方言词中,“番”也变读为fān了。“番禺”的「番」读pān正是“古无轻唇音”的残留。

      也有的是因为汉字衍变而产生的多音。比如地名“十里堡”中的“堡”,其实通假“铺”字,原意是驿站。后来“堡”衍变出了bǎo的读音,但人们还是按照原来通假字“铺”的音去念,就出现了外地人念不对的地名了。但也有一些不好念的地方,如今借助着歌曲、广告等,已经不容易再被读错。

亳州、涪陵、歙县……一读就错?

 

东阿(ē),不是东a。东阿以阿胶出名,有了阿胶的大范围推广,这个字现在并不容易读错。

洪洞(tóng),不是洪dòng,「苏三离了洪洞县」,这句京剧唱词帮助了许多人认识了洪洞的正确发音。

      见了这么专用多音字、生僻字后,你还敢挑战读地名吗?地名,是一个地方的文化坐标,到了一个新地方,读对地名,才能更深刻地去认识这片土地。

声明:本文内容由中国字词句文网根据各类字典,词典收集整合而来。用以提高中小学生语文、国学、汉语、汉字、文字写作的水平。如有涉嫌版权的内容,欢迎发送邮件至:44201574@qq.com 进行说明,工作人员会在5个工作日内处理涉嫌侵权内容。

宁公网安备 64010402000811号